我们夫妻多年,彼此爱过


免责申明:

以下内容,皆为转载于网络,谨以分享大众为主。 若有不适自觉被误导者,请绕行。 若涉及到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网站删除。其余,概不负责 。 特此声明!!


【1】@祝佳音

很久很久以后,有个老渔夫,喜欢在网路上冲浪。有那么一天,老渔夫来到一个奇怪的网页,网页上到处都是古早的中老年表情包样式的GIF,中间有个年轻的姑娘GIF,一共不超过5帧,朝他招手。可是脸部以下都是马赛克,看不清楚,依稀能看到一个爪子样的印章。老渔夫看着这个网页,非常开心,自言自语:“说不定能有点给劲的东西呢!”
 
老渔夫于是就点击了这张图片,马赛克缓缓地散开,变成一股烟,飘飘荡荡地弥漫了一会儿,又汇聚成一团,最后凝聚成一个魔鬼。他披头散发,浑身蓝乎乎的。既狡诈又丑陋。渔夫被这奇景吓坏了,连忙去关机,但无论如何也关不上。过了一会儿,渔夫恍惚间听到魔鬼说:“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罗宾的代言人呀,我已经还清了数字化生存的债务吗?我现在自由了吗?“
 
“你是在说那个李什么?” 渔夫说: “别你妈扯淡了,你说的难道是21世纪的事情?现在是2320年了,没有什么罗宾了。你怎么会在这个网页上?告诉我。”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你这渔夫,我给你报个喜吧!”
 
“你要报什么喜?”
 
“什么喜?百度在上,我他妈要格式化你的硬盘呀!”
 
渔夫大惊失色:“我把你从这张色情GIF里放出来,你不但不感激我,还要格式化我的硬盘?难道我把你放出来是犯了什么罪过吗?”
 
“你听了我的故事,就会明白了。”
 
“说吧,你告诉我,难道网路上没有真情了吗?”
 
“渔夫,是这样。在我生活的时候,有一种科技,叫数字化永生。就是把我的性格用人工智能模拟,从此之后就可以肆意永生在网际网路上。那时候我是一个创业者,靠着P2P什么的赚了一大笔钱。所以我开始考虑数字化永生。最初我想要选择一些外国公司,比如Google,亚马逊、微软……百度在上!我先叫来谷歌的业务员,他支支吾吾地对我说,谷歌的技术是最先进的,但是想要把数字化身放在他们的服务器上,却要翻越高墙才行,这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哩。我又想去找微软,但是隔壁的穆罕穆德告诉我,他听说一个智者选择了微软,在上传过程中设备却忽然开始升级,怎么也停不下来,最后蓝屏了。结果这个智者变成了一个白痴。最后我想找亚马逊,我用百度搜索了亚马逊的业务——所以百度的业务员就比亚马逊的业务员先来到我的面前了。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渔夫,是这样的,那个业务员告诉我,亚马逊的永生服务价格很贵,而百度的永生价格非常便宜——他告诉我,是免费的!只是有一条,要加入他们的网路推广联盟,成为他们的广告代理。他们告诉我,一开始我只需要帮他们做一些推广,只要业绩达到10万元,我的数字化意识就会完完全全由我控制。百度在上!我当时觉得这是个好买卖,就答应他了。到了上传的那天,我来到他们指定的医院,刚上传了4%,就有个大夫走进来对我说,上传过程中发生了一点失误,我要再多加1000万的业绩,否则就可能变成白痴。我当时骑虎难下,只能答应。过了一会儿,上传到5.4%的时候,又有个大夫进来对我说,又发生了一点新情况,要我再加2000万的业绩,否则就可能失败……就这样,大夫一次一次地进来,最后,当我的意识上传完毕,我发现自己已经和他们签署了8000万的业务推广协议。然后他们把我变成了这张GIF图片,等着有人来点击我,我就可以向他们推销。
 
“百度在上,渔夫,第一个世纪,我努力地向所有点击我的人推销,什么中医医院呀,大专文凭呀,量子人流呀,我说得天花乱坠,但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听我讲完,我一点业绩都没完成;第二个世纪,我真诚地向点击我的人提供建议,我给他们列数据,让他们看贴吧里的分享,但是他们听完就离开了,我还是没有业绩;第三个世纪,我终于失去了耐心啦,百度在上!我在这张GIF图里发誓,点击我的人就要被我格式化硬盘!他硬盘上的一切东西都会烟消云散!”
 
渔夫听完之后,非常气愤,他质问魔鬼,“我好心对待你,点击了你,你却这样报答我?唉,古人的话的确是正确的:
 
我们施了恩惠与他们;
他们却用仇恨对待我们。
对不该行善的人行善;
就好像救起冻僵的蛇。”
 
魔鬼说:”蹩逼逼了,算你命歹,我这就要开始格式化了!
 
渔夫绝望之余,心想:“这傻逼被百度上传,传输过程中智商肯定会受损了。万能的互联网路给了我智慧,我应该用计谋和理智战胜他!”于是他对魔鬼说:“你真的要格式化我的硬盘吗?”
 
魔鬼说:“没错。”
 
渔夫说:“我以百度创始人的名义求你,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说实话。”
 
魔鬼一听到百度的名字,顿时开始惊慌失措:“好好好,你问你问。”
 
渔夫说:“我很奇怪,你说你附身在这个GIF上,但一个人的意识那样复杂,如何能依附在一张1M的GIF图片上呢?”
 
魔鬼说:“百度一下,你就知道,渔夫,你不相信我就是依附在这个图片上等待人点击吗?”
 
渔夫说:“妹有亲眼看见的话,我是绝对不信的。”
 
魔鬼就得意起来,他摇身变成青烟,慢慢地又汇聚到那张GIF图片上。图片上的少女又动了起来,显得更急迫了,“快点我” 的字样闪动不停。
 
渔夫等到青烟彻底进入GIF,就抛下鼠标,大声说:”傻逼,你受骗了,现在我绝对不会再点击你,而且我要在WIKI上建立一个词条,告诉大家你这骗人的伎俩!让所有的人都不点击你,让你永远也无法完成你的业务!你就在这张图片里一直呆下去吧!”
 
说完,渔夫无视绝望闪动的GIF,关掉了网页。

 

 

【2】@河森堡

之前工程师在设计机器人时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如果一个机器人在外形上与人类相去甚远,那人们对它也就比较接纳,因为那一看就是假的,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但如果一个机器人被做的很像真人,那人们对它的观感就会直线下降,甚至感到反感和恐怖,这可能是因为机器人虽然很像人类,但在神态上又不甚自然,所以容易让人联想起尸体一类的东西,这就是恐怖谷效应。
 
我觉得看电影的时候也有类似的心理,如果一部电影的题材离生活太远,就算其场面宏大,也未必能给人足够的触动,反之,如果一个题材离观众生活的距离恰到好处,那平凡小事也能感人至深。
 
我小时候喜欢看那种带劲的热闹的片子,什么外星人侵略,炸白宫,闹僵尸之类的,最起码也得是凶杀、贩毒、街头砍人的才行,我觉得这才过瘾,那时候我就特别欣赏不了故事片,“这俩人怎么老跟那说话呢?半天了也不打,没劲。”
 
后来随着时间推移,我觉得之前我钟爱的动作片越来越不能打动我,毕竟外星人和僵尸离我的生活太远了,我当然知道那是假的,代入自己的情绪很难,真正开始触动我的是小时候完全不能欣赏的故事片,还得是国产故事片。
 
《芙蓉镇》里姜文在雨中和妻子诀别时说:“活下去!像畜生一样活下去!”
 
《没事偷着乐》里张大民兄弟结婚,最小的一个弟弟在胡同拐角哭了,“哥,你别让咱妈睡箱子了......咱家太憋屈了,我都憋得喘不上气来了。”
 
《末代皇帝》里,溥仪一个人走进空旷寂寥的紫禁城,想坐上龙椅,一个系红领巾的小孩拦住问他是谁,他笑说:“我是中国最后一个皇帝。”
 
《没完没了》的片尾,葛优在病房里守着植物人姐姐,他握着姐姐的手自顾自地说“你小时候常带着我玩,说到了21世纪就好了,不愁吃不愁穿,家家都过着好日,那时候我就想,那得是多遥远的一个日子呀......你要是也走了,家里一个亲人都没了,那叫什么好日子?” 说罢,葛优起身推开病房窗户,看见吴倩莲在外边笑着等他,葛优笑了:“好日子还是来了。” 背景音乐一起,我眼泪哗就下来了。
 
很多故事片都是这样,小时候看的时候没懂,长大再看哭都忍不住。
 
其实这些片段里都没有激烈的场面,爆炸、死亡、飞车一概没有,温温吞吞的,无非是人物之间的对话,但相对来说,这些故事片离我生活的常态不远,正好在一个情绪深谷的位置,一下人就被拽进故事里了。
 
真正的生活是充满应力的,就凭这扎根于现实世界的生命力,胡同杂院里的故事往往比外星母舰更能搅动人的心绪。
 
随着年龄增长,我成为了一个深度国产故事片爱好者。

 

 

【3】@Houson猴姆

 

#迪士尼CEO回应大导演批评#:他们想BB那是他们的事儿!
最近,因为#马丁·斯科塞斯#和科波拉两位大导接连点评甚至批评漫威等超级英雄电影,让漫威影片再度成为焦点。尤其科波拉炮轰漫威电影“卑劣让人厌恶”(despicable)引发巨大争议。对此,迪士尼老总Bob Iger回应称:“我还是把despicable这个词儿留给犯下滔天大罪的人吧。你们说的可是电影啊。……他们想埋怨(bitch)电影那是他们的事儿。”
Bob说:“好吧,这些话并没有让我本人有什么困扰,我只是为影片幕后工作人员们感到烦恼。我自己是不当回事儿的。首先他们并不知道观众们是如何看待这些影片的。他们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科波拉和马丁·斯科塞斯是我非常崇拜的两位导演。尤其就他们所拍的电影而言,我非常喜欢。这些电影我们都看过。但是科波拉说‘这些影片非常despicable’,他是在说谁?他说的是Kevin Feige?还是塔导#Taika Waititi#或Ryan Coogler?还是我们的演员#斯嘉丽·约翰逊##Chad Boseman#?我可以列出一串人的名字,#小罗伯特唐尼#?”

他继续说:“我不太明白他们这么说我们是图什么?尤其我们拍的电影是大家非常喜欢的。因为他们拍的电影也有成千上万的人喜欢看。坦率地说,电影发行业务在全球范围内的利润相对来说还是微薄的。当这些影院放电影,不管是我们的还是其他的,他们弄得好是能赚钱的。他们当然有能力放那些票房不高的电影,但是观众的需求是不一样的。他们想埋怨(bitch)电影那是他们的事儿。我就不明白了,这些话对于所有为电影默默付出的人就有些不尊重了。他们和其他电影人一样努力工作,把自己的心血放在我们的电影上,不比他们少。你告诉我Ryan Coogler拍《黑豹》是比马丁·斯科塞斯以及科波拉任何一部电影付出的要少多少吗?拜托(Come on),是的,这话我就撂这儿了。”

 

 

 

【4】@管鑫Sam

 

看了社科院账号发布这篇“要闻”,又想到近期其他各路专家“英文起源于汉语”的“学术研究”,我比较笨,只想到了三种可能:
 
1,确确实实就这水平,因此相信别人也会相信;
 
2,他们在做一个社会实验,根据最近一段时间的观察,他们判断民智已崩,想再试探一步,看看崩到什么程度了;
 
3,由于研究经费实在太容易骗了,他们不禁好奇地想用这种试探上边领导学历真实性的方式测试能否照样拿经费。这是一次对赌,如果这都能过关,那以后就完全放心了。
 
如果是1,建议开除;
如果是2,建议升官,大有可为;

如果是3,建议判刑,大不敬啊大不敬。

 

【5】龚晓跃  

硬着头皮看完了《外交风云》。这是一部不诚实的烂剧,在他们的叙事里,反右、饥荒和文革是不存在的,王海容等“五朵金花”是不存在的,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是不存在的,狂热输出革命和面对东南亚排华无所作为是不存在的,波尓布特和红色高棉是不存在的,对阿尔巴尼亚奢侈又无效的援助是不存在的。。。这个国家所有的事情都由一个穿着睡衣、嚼着茶叶的老人在他的卧室兼书房里决定,另一个唯唯诺诺的老人负责执行。决策过程中出现最多的是“人民”这两个字,从不出现的是“人”这一个字。问了几枚也看了的老炮,都说看得很尴尬。 
@龚晓跃
转:2011年军运会落幕时,东道主巴西力压中国获得金牌榜和奖牌榜头名,新华网在当时发了一篇名为《军运会定位尴尬前途未卜》的评论稿,说到:
“巴西人强大的原因就是利用不对称竞争,巴西队内有半数国家队阵容,而部分国家则完全是职业军人参赛,这种失衡的比赛难以彰显魅力。回顾以往的军运会,基本也都是这种操作模式,以国家队选手对抗职业军人。
美国是世界体坛的头号强国,但美国队在本次军运会上只收获了1金、1银和3铜,相比巴西队的45金牌和114枚奖牌,美国职业军人的体魄和运动天赋会因此被低估吗?巴西的奖牌会光芒四射吗?
职业运动员同职业军人的比赛如同少年组同青年组对抗,输赢没人看重,当输赢都不重要时,体育比赛的魅力也会大打折扣。没有了精彩,军运会的前途又何从谈起。”

 

【6】于赓哲

我们夫妻多年,彼此爱过。虽然后来发生了很多工作上的摩擦,争执,但请不要仅仅把你描绘成婚姻受害者。你直到去年还到处说我是天下最好的母亲,你也一直感恩我这个开心果挽救了你的风疾,还感激我帮助你打理国政,享受生活乐趣,更多次谢谢我一一次又一次给你生了儿女。
你从被长孙无忌看做是小孩子,到赶跑长孙无忌、褚遂良、于志宁,再到现在完全掌权,离不开我的帮助,你现在不仅把我从我为之奋斗了半生的事业中扫地出门,还诽谤企图让我名誉扫地。我有痛心、有愤怒、有宣泄也都克制在工作纷争。而你说我是权力狂,甚至连我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武士彠的建国功臣地位都要怀疑。还撺掇上官仪写废后诏书,幸亏我赶到大殿才灭了那个糟老头子。
现在,我们的婚姻走到尽头,请不要再纠缠和诽谤我的家人和造谣抹黑我的私生活,更不要让史官瞎写八写。我相信历史会做出公正判决。你最近言行已经感情破裂无法挽救,我们双方也都彻底疲惫,不如就处理好这最后一摊事,把皇位让给我如何?你又何苦想禅位给弘儿?弘儿、贤儿、显儿,旦儿,虽然都是我的儿,但你听说过《黄瓜台辞》没?
从头回忆,我感谢你救我出感业寺。还帮我当皇后,还及时得了高血压成了个废宅,没想到你最后却变成了我武则天,从我武则天手里抢走了我一手治理的国家。我曾经爱治治,每次常朝结束的晚上,我都饿着肚子等治治23点回家一起吃(他下午去紫宸殿开会)。每年挤出五个假期陪治治去泰山封禅。以至于后来被谣传为“软饭女”,我也觉得没什么。但治治现在想废了我,我只想在这里回应一句话:等着收律师函吧。

明明是抢权的武则天,呸不对,明明是抢权的李治,却把肆意抹黑我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人身攻击肆意造谣的这种行为实在令人气愤。另外还想提醒治治的是,我的手里有很多你和我姐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证据,不想揭露你伪善的嘴脸都是念在夫妻情分,但请不要把我的让步当成软弱。缘分不易,爱过请珍惜。

 

【7】@阑夕

Reddit问答版:有钱人能够买到的东西有哪些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 很多机场的私人登机口配有淋浴、水疗中心、全套的酒吧、休息室、食物、床、健身房、桑拿等。完全私密。行李单独安检扫描。宝马8系单独送机。
 
- 大家也许都知道富人会买游艇,但是其实顶级富豪还喜欢买火车,私人的超豪华火车车厢。有时候一群朋友会把自己的私家火车挂在一起出去开个巡游派对。
 
- 专业的家庭护理人员。当一个人非常有钱的时候,经营家庭其实和经营公司一样复杂,所以需要熟练的管理人员。并不是「管家」那么简单,而是专业化的工作人员。例如拉里·埃里森就拥有自己的私人策展人来管理他的亚洲艺术品。
 
- 亿万富翁的出行背后是有团队的。外勤有一组人会提前几天确定目的地的场地,包括衣柜、抽屉的空间等。家中还有一组人就会依据这些尺寸去拟定衣服、珠宝、要带的东西清单,随后外勤团队会采购清单上的物品,外勤组还会将有些无法采购的物品(或因为时间不足,或是要用到的传家珠宝服饰之类)回报给家里的团队。一直到出发的当天,家里的团队才会立即打包(只有家里主人离开才能收拾他们的东西),有钱人家还在吃早餐的时候,行李已经打包送到机场了。到了目的地,行李也是第一时间送到入住地点,主人一般会在外面逗留一会,这样等他们入住的时候所有东西都已经打点好了。当然,返程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工作情况。
 
- 宠物克隆。我的前老板花10万美元克隆了他去世的宠物狗。
 
- 智能家居。Alexa / Google Home可能进入了寻常百姓家,但是其实几十年来富裕阶层已经通过Crestron等公司拥有了智能家居功能。包括灯光、恒温器管理以及其它很多技术集成。
 
- 我所在的地区拥有大量马场,很多名人和富豪会来我们这里买纯种马和赛马。有一个富豪可能来自迪拜,他拥有自己的私人747。但是我们当地的小型机场没有可以降落747的评级,除非紧急情况,否则降落747是不合法的。不过那个人毫不在乎,每次他降落都会罚款,他也甘心付费。我认识的朋友告诉我说,机场的很多升级工程都靠他的罚款来支付。
 
- 豪华冰块。GläceLuxury Ice Co生产完美的方形冰块,手工雕刻,每袋50个,售价325美元。
 
- 绑架险。
 
- 为了私人活动请名人,作为嘉宾出席自己孩子的生日派对或者万圣节派对,而且这些名人会假装成为孩子的朋友。
 
- 如果您愿意为播放器支付35000美元,并且为单次放映支付500美元,那么您可以在自己的私人家庭影院中播放当前正在电影院中上映的电影。
 
- 我姐姐在大学有一个印度交换生,在一个佣人成堆的家里长大的。她经常问我姐一些非常基本的家务问题,显然连怎么洗衣服都不知道。我姐问她怎么会穿得又干净又时髦,她说,只能不停买新衣服,穿一次就扔。
 
- 科学家尚未发布的恐龙和相关制品。很多古生物学的新发现都被锁在了私人收藏里。
 
- 人工消雨。当你想要一个完美的婚礼或者其他活动的时候,可以用来控制天气,一次大概10万美元出头。
 
- 我父亲说,沙特王子曾经跟他说,奢侈是相对的。
 
source:r/AskReddit/comments/dl4xce/what_do_the_rich_buy_that_the_poor_dont_even_know/

 

【8】@谭飞

最终的结果是:一个美国人向我们有关部门举报,一部好莱坞电影中,涉嫌侮辱了一位美国出生的美国人,之后有关部门把这部美国电影撤档了……嗯,你觉得即使身为B级片之王,昆汀能想到这么B级的剧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