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和团错在哪里


免责申明:

以下内容,皆为转载于网络,谨以分享大众为主。 若有不适自觉被误导者,请绕行。 若涉及到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网站删除。其余,概不负责 。 特此声明!!


【1】@tinyfool

不是不能做爱国小粉红,但是要学会看书看报。以前的红卫兵至少知道看人民日报。拿最近的事情,外交部两次表态,要领会精神。外交部说严正交涉的时候,就是你们冲锋陷阵,展示力量的时候。外交部说,中外交往要包容的时候,就是收的信号。领导允许比赛的时候,就是买票入场给外国人展现我们购买力的时候。
 
爱国要做到有序,有理,爱国力量要自主研发,高度可控,不能反噬质疑。
 
我提义和团不是骂你们。是作为一个老人给你们讲点人生经验,历史书也有的,你们老不爱看书,我们就好好讲给你们听。太后让我们扶清灭洋的时候,要冲锋陷阵,积极战斗。协约签了,就赶快换衣服,找地方化妆成当地农民安顿下来,要不然剿灭的时候,就要死了,明白了么?
 
义和团错在哪里,就是不看书看报,不了解时局,情况变了,爱国该做的行为就变了,要服从命令听指挥。

 

【2】@Ent_evo

西巴布亚有个族群叫Marind-Anim人,有一种非常残忍的习俗。当部族里的女性结婚,或者生完孩子恢复过来之后,就必须在一晚上之内和她丈夫所在的亚部族里所有男人交配(人数往往可达十人左右)。在他们的宇宙观里,只有完成这种仪式化交配,才能有效地生育后代。
 
第一次听说这个习俗的人,很容易产生一种印象,觉得这个习俗虽然残忍,但总归还是促进了生育,所以有利于部落延续,所以传承下来了。虽然践踏了女性权益,但多交配至少意味着多生孩子、增加人口、扩大文化影响力,这总不能否认吧?选择这个传统,虽然道德上是罪恶的,但好歹换来了些现实好处吧?
 
然而后续的研究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仪式化交配引发了极其普遍的宫颈慢性感染,并带来了广泛的女性不育和人口下滑。习俗的实际效果,完全南辕北辙。
 
这个部族没有因此灭绝。他们找到了一个有效的补偿方式:掳掠。在20世纪50年代,外来殖民者和他们接触之前,大部分的人口减少,都因广泛的猎头袭击掠夺而得到了弥补,大量的女性和小孩被绑架过来,还有少量是经由其他渠道收养。据估计,部族人口的20%是绑架得来。
 
殖民者介入后,这样的袭击结束了。但是外部世界经济体系的到来给了他们一个新的渠道:购买。数据表明,殖民者到来之后,有些社群里多达25%的孩子是从外界买来的。这些孩子通常并不知道,自己原本属于另外一个民族语言族群。
 
当然,他们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育仪式带来了如此广泛而严重的人口后果,也没有意识到绑架和买卖正是因为这一仪式才不得不存在。恐怕还会觉得,生个孩子可太难了,幸亏有老祖宗的仪式救命,不然过不多久就得全靠买卖,要亡国灭种了。
 
讨论传统文化的时候人们经常会习惯性觉得存在必合理,觉得这些传统是因为适应了环境的需要,所以才延续下来,是“理性”的。但是,现实并不总是如此。有些传统真的没有任何道理,给所有参与者带来伤害,是依靠转嫁后果才得以延续,并引发更严重的二次伤害。如果抱着先入之见,试图为每个传统都做“理性解释”,结果往往只是在让这些伤害延续下去而已。
 
Heidi Colleran. A theory of culture for evolutionary demography, in Human Evolutionary Demography, 2019.

 

 

【3】@李静睿的昨日世界

《娜塔莎之舞》里写俄国1905年革命:举国欢庆,新的政党随之成立。人们都在谈论说一个新的俄国诞生了。然而,政治改革往往总是演变成一场社会革命—工人们就工业民主提出更加激进的诉求,并展开更大范围的罢工和暴力抗议活动,而农民坚持世世代代以来对于土地的诉求,他们没收地主财产,把贵族赶出了自己的领地。1905年全民大团结的局面很快变成泡影,自由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也在10月之后分道扬镳。对于有产阶级的社会精英来说,颁布《十月宣言》就是这场革命的终极目标。但是对于工人和农民来说,这只是一场反对特权和有产阶级革命的开始。吓坏了的自由派对革命的满腔热情也很快熄灭。底层人民的反抗愈发激烈,街头骚乱,农村地区纵火和毁坏地主庄园,农民写在脸上的仇恨和不信任,这一切虽然最后都被血腥镇压,但却使拥有土地的贵族心有余悸,也彻底粉碎了关于“人民”和他们的事业的浪漫幻想。

 

 

【4】@游识猷

reddit有个板块,叫“就像在跟五岁小孩解释”(explainlikeimfive)。基本上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然后回答者尽力用五岁小孩也能听懂的话来描述。既要知其所以然,又要摆脱知识的诅咒,可谓标准的“科普”板块。
 
几个好玩的问答——
 
如果热空气上升而冷空气下降,为什么高海拔地区会更冷呢?
空气就像大地上的厚毯子,保持着地面温暖。 当你到高海拔地方,你身上的毯子比较薄,所以比较冷。
 
为什么闽南话和广东话是汉语的方言,而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和法语不是拉丁语的方言?
语言学中有一句谚语: “语言是有旗帜和军队的方言。”
 
为什么信用卡上的芯片被认为比刷磁条更安全?
磁条就像一个密码,可以让你用来买东西。 我可以复制你的密码,用它来买东西。
而芯片就像一个小人,他制造的每个密码都可以用来买一样东西。单纯复制小人制造的密码没啥用处,因为这个密码只能在短时间内用上一次,之后就作废了。
复制密码很容易,但需要很麻烦很复杂才能复制一个小人。
 
为什么秃顶男的头顶皮肤有光泽,但身体其他地方的皮肤却比较黯淡?
令秃顶发光的原因是头皮分泌的油脂,当我们还有头发时,这些油脂会让头发润泽发亮。同样这些油脂也会让你的秃头闪闪发光。
所有皮肤都能分泌油脂,只是头顶分泌得尤其多。还有一件不幸的事,我们曾经有着比现在多得多的毛发,包括在脸上,然后毛发消失了,但皮脂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它们依然努力工作,想让你有闪亮动人的毛发,结果却堵塞你的毛孔,给了你白头、黑头和痤疮。
 
为什么忘记电影剧透这么难,而忘记更重要的事情却如此容易?
你通常不会真的忘记重要的事情,你只是不会在正确的时间点想起它。 如果你真正忘记了一个会议,在有人提醒你之后,你依然不记得曾经听说过你应该参加这个会议——这种状况是很罕见的。大部分状况是, 一旦你被提醒,你就会记起来“哎哟我忘了”。
而对于电影剧透,你总是会在最糟糕的时间点想起它。也就是你去看电影的那一刻。 这就让你觉得: 你永远不会忘记剧透,但总是会忘记一个重要的会议

 

【5】@科普君XueShu雪树

Reddit网友总结了人体一些非常操蛋的设计:
呼吸的洞(气管口)和进食的洞(食道口)离得太近;
脚踝一旦扭伤就很难彻底恢复;
你可以咬到你的脸颊内壁和舌头;
希望舌头能像牙刷一样清洁自己的牙齿;
大脑知道自己某些行为是不对的,但是为了多巴胺的奖励依然催促自己去做;
过敏反应,身体为了保护自己有可能让你窒息而死;身体为了杀死细菌,可能让你高烧不退,但高烧可能会把你烧死;
睾丸为什么没有进化出盔甲来保护它?
女人因为没有怀孕就得每月流血受伤一个星期;
你的脑袋会随机性地想去死。

 

【6】日本的青少年足球俱乐部贴在墙上的几条训诫:

 
1.饱受批评的孩子学会责难;
 
2.被暴力体罚长大的孩子学会仰仗武力;
 
3.被取笑的孩子学会沉默不语;
 
4.被讥讽的孩子将成为冷漠的人;
 
5.受到激励的孩子学会自信;
 
6.被宽容的孩子学会忍耐;
 
7.受到赞赏的孩子学会评价;
 
8.体会过公平竞赛的孩子学会公正;
 
9.知晓友情的孩子学会亲切;
 
10.体会过安心的孩子学会信赖;
 
11.被疼爱和紧紧拥抱的孩子学会体察世间的情感;

 

 

【7】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假如你还没有注意到,请允许我提醒你一下,这个世界早就放弃了启蒙时代的理念,不再认为真相必须基于观察得到的资料。现实过于复杂和吓人。不,撇开不符合定见的全部资料,只相信符合定见的那一部分,这么做要容易得多。我相信我相信的事情,你相信你相信的事情,咱们求同存异就好。这是自由派的容忍态度糅合了黑暗时代的否定主义。如今就流行这个。我们在政治上前所未有地狂热,宗教上前所未有地盲信,思想上前所未有地僵化,同时又前所未有地缺乏同情心。我们的世界观非黑即白而又坚不可破。我们完全忽视多样化和全球互通所隐含的问题。因此,没有人关心真假这种老掉牙的概念。—内森·希尔《水妖》